永利国际网站

古人如何进行早期性教育的,古代女孩从哪里得到性知识

十一月 9th, 2019  |  两性健康

从1923 年9 月份起,张竞生以专题的形式,开始了性学的系列讲座。

在女儿出嫁前,父母往往购买一两卷“嫁妆画”,放在嫁妆之中,随女儿带到夫家去,到了新婚之夜,小两口他们往往对性是很无知,就把“嫁妆画”铺在床上“照猫画虎”地做。

图片 1

当然,古代的性教育也决不仅是“暗示引导”,也有一些性学古籍可供阅读,但不那么普及。少女出嫁时,奶娘、稳婆、小姊妹可能会教她;有时小姊妹们会在新嫁娘窗前唱山歌,这些山歌都有性内容,唱山歌有调笑的成分,但也有性启蒙的作用。

最早在课堂里讲授性知识的是鲁迅。1909 年8
月,二十九岁的鲁迅从日本留学归国,经好友许寿裳的介绍进入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教。他亲自编写生理学讲义《人生象》,课堂上,鲁迅传授了进化论知识,并应学生的要求,破例讲了生殖系统。

古代封建社会时期,很多女孩都是比较保守,对于什么裸露的图画或者穿着暴露都比较避讳。那么古代女孩从哪里得到性知识?毕竟有了性知识才能更好的避免一些生理上的不必要的伤害。那么下面中国小编就跟大家说说古代的那些事。

前一次,周总理特地召集部分医务人员,明确提出:“医务工作者一定要把青春期的性卫生知识教给男女青少年,让他们能用科学的知识来保护自己的健康,促进正常发育。”“这是可以使他们终身获益不浅的事。要在女孩来月经之前,男孩子发生首次遗精之前,把科学的性卫生知识告诉他们。”

以上是中国搜集关于古代性教育的信息,如你想了解更多野史趣事,敬请关注中国!

中国古代性教育不落伍 皇宫或草堂都有自己一套

“嫁妆画”实际上是一卷约有8张至12张不同性交方式的春宫画,因为社会大量需要,所以多用木版印制,乡土味、民间色彩很浓。

性爱是中国人忌讳的话题,聪明的老祖宗就围绕性教育,想了很多办法,并沿袭下来,成为风俗。

那么在我国古代,广大民众有没有性教育呢?当然有。不过没有那么系统、全面,而多用“形象化教具”,进行“暗示引导”的教育方式。“嫁妆画”和“压箱底”就是其中主要的两种。

在皇帝主持的高规格会议上讨论性问题,足见其重视的程度。

关于“嫁妆画”的记载,最早见于汉代,其实物在民国初年还有不少发现,可见此物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存在了很长时期。东汉文学家张衡曾写过《同声歌》,以女性第一人称描写男女在新婚之夜的心情,后世对此诗评价很高,认为它“丽而不淫”、“寄兴高远”、“以喻臣子之事君也”等等。

据夏尊在《我的同事鲁迅三两事》一文中回忆:“这事在今日学校里似乎也成问题,何况在三十年以前的前清时代。全校师生们都为之惊讶,他却坦然地去教了。他只对学生们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在他讲的时候不许笑。他曾向我们说,因为讲的人态度是严肃的,如果有人笑,严肃的空气就破坏了……”

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“存天理灭人欲”的煌煌大旗之下,性教育一直不曾中断。从传授性知识的古代贵族子弟学校“辟雍”到“压箱底”、“嫁妆画”等民间风俗里隐喻的性教育;从民国时期最早在课堂里讲授性知识的鲁迅到依托大学开展性教育、进行性文化宣传的“文妖”张竞生……

除了“嫁妆画”以外,中国古代还有一种性教育工具是“压箱底”。它是一种瓷器,有的比拳头还小一些,外形多为水果状,有盖,内藏一对呈交合状的男女。平时,人们把它放在箱底以辟邪,到了女儿出嫁前,母亲把“压箱底”取出来,揭开盖以示女,让她体会“夫妻之道”。

《新唐书》中记载了唐太宗给其妹夫们上性教育课的趣事:唐太宗的妹妹丹阳公主下嫁给薛万彻,薛在房事上尤为愚钝。丹阳深以为耻,不和他同房。唐太宗设酒宴,把自己所有的妹夫都诏了过来,讲授性爱课程。十八位妹夫,济济一堂,性教育的场面不可谓不大,皇帝亲自讲授,且载入史书,对性知识所持态度,可谓开明。

东汉把性教育作为贵族子弟学校的必修课,可见那时人们的性观念还是相当开明,对研究性问题相当重视。当然,从今天的观点看来,性教育不能父子相授,则未必。

图片 1

无独有偶,鲁迅的弟弟周作人于1918 年5 月15
日在《新青年》发表译作《贞操论》,从而引发了妇女问题关于经济的解放与性的解放的讨论。从人类精神发展角度来认识、讨论性问题和妇女问题,正是五四时期先进知识分子共同的思路。

给中国皇帝破处的女人 探秘皇帝大婚前的性体验

官方对性教育的态度始终是羞涩的。“那个时候还不敢直接提性教育,青春期教育就成了性教育的代名词。”

鲁迅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他一边讲授性知识,一边在黑板上画出男女生殖器构造,这种图文并茂的教学给学生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。

“文妖”张竞生则走得更远。北大的讲坛上第一次响彻张竞生异端的声音,从生理、心理、社会各方面讨论性教育。

“要在女孩来月经之前,男孩子发生首次遗精之前,把科学的性卫生知识告诉他们”

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,在做太子的时候,13岁时结婚。在司马衷结婚之前,他的父亲晋武帝司马炎派后宫才人谢玖前往东宫,以身教导太子,让太子知道男女房帏之事。谢玖离开太子的东宫时,已经怀孕。谢玖后来在别处宫室生下一个儿子。几年以后,太子司马衷在父母宫中见到一个孩子,晋武帝告诉他,这是他的儿子,他一脸茫然。同样,北魏文成帝拓跋浚17岁结婚,但他13岁时刚步入青春期便已临幸了宫女,14岁就做了父亲。

幽幽暗暗、起起伏伏的传统文化里,在性的问题上,我们的先人或许不够坦率,但绝不落伍。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性教育,而且方法是多种多样的。

“嫁妆画”里的民间传统性教育

从历史看,正是由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周恩来的多次关怀,给后来的性教育工作留下了宝贵的政治遗产。

张竞生深受弗洛伊德的影响,十分赞同性教育是一种极重要的教育,从初中起,应由训育主任庄重地解释给学生听,使他们知道生命的发展。“性譬如水,要使青年不至于去跳水寻死,最好就把性教育传给他。”

从“辟雍”里的贵族子弟性教育课程

中共建政后周恩来的“性启蒙”

古代的性教育多为母授女,女为母后再授女,代代相传。所以,古时对于性知识,往往女方比男方懂得多;在古代又流行妻子的年龄要比丈夫大几岁,所以在夫妻性生活方面往往出现女教男的情况。当然,古代的性教育也决不仅是母亲“暗示引导”,也有一些性学古籍可供阅读,但不那么普及,因为古代的民众识字不多。少女出嫁时,奶娘、稳婆、小姊妹可能会教她;有时小姊妹们会在新嫁娘窗前唱山歌,这些山歌都有性内容,唱山歌有调笑的成分,但也有性启蒙的作用。

1973年4月13日,周恩来又派吴阶平到北京市教育局了解性教育开展情况。吴阶平回去报告说,仅有的一本关于性知识的教科书,发给学生时,里面有关性器官的插图全被撕掉了。原因是一个男生手指着插图冲着女生嘿嘿傻笑,女生生气跑掉了。于是就有了撕掉全部插图的决定。周恩来总理明知道青春期教育这件事不那么容易打开局面,所以他说:“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?不要因噎废食嘛!”

标签: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