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国际网站

网络情缘,小教

十月 9th, 2019  |  两性健康

第一次约会。自从两个人交换了手机联系方式以后,我就没有怎么登录那家网站了。虽然上去信箱总是满满的,可是内容都是千篇一律,总是相同的内容,我也没有兴致继续周旋下去,或者更大的一个原因是,因为有了他的存在吧。我们的联系已经不通过网络,而改成手机邮件,其实也没有更深入的内容,用手机发的邮件也大多数以问候为主。直到有一天他说,咱们见个面吧。这是我们认识十天左右的时候了。每天的手机邮件联系,或者是该在现实中见识一下真实的对方了。其实,之所以答应见面,主要还是他诚恳的态度让我感到踏实,安心。而且我们住的算是比较近的吧。一个小时以内的路程而已,要见面是非常容易的。我们都很老套,第一次约会的地点选择在彼此都熟悉的一个车站附近的咖啡厅。因为他是平日休息,我还特意调整了工作时间,抽出时间来。下午,我稍作妆扮,披下一直都挽起的长发,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温婉一点吧。记得那天我是穿了一袭黑色的连衣裙配着白色的腰带,因为太晒,还戴了一顶宽宽的帽檐儿的遮阳帽。那天,我比他先到。坐在咖啡厅里等待的心情是无比紧张的。能感觉到心脏弹跳的节奏,就像要跳出胸腔。终于电话来了,他已经出了车站奔赴而来。出于礼貌,我也走出咖啡厅迎接。站在咖啡厅门前,外面的阳光灿烂又耀眼,不由自主的我用手挡在额头前遮住阳光。眺望路的对面,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,东张西望的像是在寻找谁,当即我就确定了,就是他了。那天,老公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,虽然能感觉到他也同样紧张,但是我们毕竟都是成年人,通过这段日子的邮件联系做铺垫,一下子就像老早认识了一般敞开了话匣子。老公说话很轻缓,声音很温和,长的也很干净。就这样那天下午我们品着咖啡,足足闲聊了两个多小时,意犹未尽。。直到结束第一次约会,彼此道再见。这次约会奠定了我们继续交往下去的决心,因为通过这次约会,大家在谈话中更进一步的了解了彼此。从双方的思考方式到外表形象,我们都接受了对方。

小学教师

这个网友自己说自己是小学老师,如果真是的话,那么我的网友就学历结构比较完整了,大学老师有内大的实验员,中学老师有两个,一个辽宁锦州的一个女人,只是这个中学老师,我们之间没有见过面,只是视频的次数比较多,而且我见过她裸体的样子甚至下面阴道的样子,具体细节等下我在文中或者文末专门段落介绍吧。还有一个中学老师,远在广东省韶关市,对于这个女人,我们聊的时间比较长,认识的也比较深刻,我要用专门一章去谈论她。这个小学老师个子不高,但是看起来很精神,从她的言谈中感觉确实像一个老师,暂且不管了。

和这个女人聊天,一切都很顺畅,进展比较顺利,在这里我的身份是茶叶店生意的。知道了她上网聊天的原因,老公性无能,并且治疗也没见效,当然如果是真的,这种出轨的情况是可以理解的,或许是假的,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,为自己出轨找一个借口,总是能找到的,她还有一个孩子,大约也是小学。她家住在呼市旧博物馆附近,但是我们的约会基本上都是在满都海,一共约会三次,两次做爱了,一次没做爱。第三次没做爱,自那以后,基本就结束了。

第一次见面,就在满都海公园里,当时她让我去旧博物馆对面的小公园,实在是没去过,离我住的地方有点远,而且那地方不熟悉生怕她使诈,于是在我熟悉的满都海公园约会。公园一方面承担了市民健身锻炼的功能,一方面也承担了约会打炮卖淫的功能。有报道有的卖淫女就在公园里勾搭老年人,然后约定地方找个偏僻的地方打炮,很多卖淫女自己带着单子,当然我在满都海公园真的看到中年女人专门找老年人搭讪的情景,具体怎么交易在什么地方办事,还没有切实的调查。我在满都海公园约会了好几次,但是做爱只有一次,就是和这个女人做爱的。

这个女人对满都海也可能比较熟悉,我怀疑她住的也不远,因为她生怕遇见熟人。在公园里没走几步,我就带着她去了假山那里,因为树比较多,而且需要登山,很多人不喜欢往山上走,公园里或者校园里喜欢往黑暗地方去的,人少的地方去的,基本都是想打炮的。在这个假山上,确实没有什么人,于是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,坐在地上,她坐在我怀里,于是开始亲热,这种前戏既没有情调,也没有情绪,但是还是抑制不住,最终只能战斗,但是由于是坐在地上,她只好坐在我的腿上,幸亏是夏天,她穿的是裙子,这样容易进入,这时候最怕什么——最怕来人,生活中往往就是这样,怕啥得啥,这时候却真的来人,于是赶紧坐着不动,对方似乎也是来打炮的,看见我们这里有人,于是换了一地方,离我们稍远的地方。反正都是打炮,而且互相不认识,于是相安无事,我们赶紧收拾,离开战场,由于是野合,不用打扫战场,最主要的是,没有使用卫生纸,就直接任其流出来,流到裤子里了。当然也就离开这个地方,相信那个假山一定是公园里打野炮的地方,因为山上到处都是卫生纸。

这一次的约会就这样结束了,后来离开了,当然后来也在微信上稍微聊几句。基本上过了一段时间,又再一次见面,这次见面的地方是,在内大的校园里,满都海公园和内大校园之间的铁栅栏被人弄断了一个钢条,这样的话人就可以直接钻过去,少走很多路,在中国这样的漏洞经常会发现,比如草地上一条长长的斜路,而且在中国斜路确实很多,小的时候,经常就可以在田地中看见斜路,把整片的田地庄稼都毁坏了。在城市里,也有一些斜路把草地都毁了。当然还有翻墙头啊、翻栅栏啊、抄近道等等,所谓的“终南捷径”。现实中走近道的人走惯了,就希望从制度上找到漏洞,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人专门钻法律的空子、制度的空子,这些人往往能轻而易举获得成功,与其说是聪明,不如说是聪明过度,最后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在内大的这个假山上也有一片树林,这里也是人迹罕至,是“万径人踪灭”,这个时候虽然不是冬天,因为黑暗树多蚊子虫子等,人很少来的,除非是想打野炮的学生,内大的学生在这里留下了战斗的痕迹。我们先是在亭子这里坐着的,这时候,她可以做我身上,而且由于穿裙子的便利,她坐我身上,从后面可以直接进入,但是由于亭子离公园的最外面走道近,而且亭子高高在上,容易暴露,于是我们转移到了一大分叉的桃树边,这颗桃树为我立下两次功劳,和思必达汽车城女网友也在这里战斗过一次。从这里我想说的是,女人约会要是穿裙子赴会,那就是释放一种信号,所以一般很少女人会轻易穿裙子约会,除非关系很亲很熟悉,一般见陌生人都不会穿裙子。从亭子转移到桃树,战斗仍在继续,悲剧再次发生,又来人了,不过这次来人也是从满都海公园钻过来的,他们看来是要回家的,看见我们在桃树下苟合,没有停留就走了。这样的场景下谁会停下来观察呢,以前在农村的时候,经常听人说过这样的话“闲的看狗连秧子”,是指那些闲的无聊的人看狗狗交配,一般这样的交配的事属于非礼勿视的范围内。

标签: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